所谓1元钱注册公司的说法欠妥

2020-07-25 01:24

统计显示,截至10月23日,自贸试验区新设外资企业22家,平均每家注册资本超过2350万美元,是去年同期的6.6倍;新设内资企业135家,平均每家注册资本超过1400万元,是去年同期的3.7倍。所谓“虚拟注册”的说法不攻自破。

对此,负责外高桥土地综合开发和运营的外高桥集团总经理舒榕斌表示,集团掌握的物业中,有足够的空间接纳各种企业注册。即使外高桥的资源不够用,自贸区的另外两大区域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和洋山保税港区也可以注册,三地的政策环境没有差别。

近期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在此之前,上海自贸试验区的先行先试,为观察新政效能提供了极佳窗口。

虽然在登记注册潮中,大部分企业都有真实的投资意图,但也不排除少数人抱有投机的目的。试验区实施工商登记改革后,企业注册门槛降低,一些中介报出的价格是:2.3万元(2万元为注册地址的年租金)就可注册一家企业。有投机者认为,上海自贸区的核心区域外高桥面积不过10平方公里,随着注册地址的消耗,已注册的企业会“奇货可居”,可以像股市上的壳公司一样炒作。

此外,公司登记制度改革后,注册资本由实缴改为认缴。专家指出,这有利于降低创业成本,但企业的法律责任并没有改变。所谓1元钱注册公司的说法欠妥,发起人应在约定的时间内缴付出资,并对其真实性、合法性负责。

壳公司炒作不现实

统计显示,挂牌以来自贸试验区平均每天接待咨询量约2300人次,业务办理量逾600人次,企业注册投资的高潮初步形成。并且,投资制度创新呈现可喜的扩散效应:实施“负面清单”等制度后,外资注册时间从29天缩短为4天,这反过来带动内资注册改革,如今内外资都是4天。

在投资、贸易和金融等方面的制度创新,是上海自贸试验区的核心内涵。“以工商登记改革和负面清单为主要内容的投资制度创新,正在发挥非常显著的效应。”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上海自贸试验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戴海波说。